没有被听见不是沉默的理由

【韩叶】不恋不婚 07

梗概:韩家和叶家相亲,两方选手,韩文清vs“叶秋”

有私设

异性&同性皆宜的世界

专业知识仅来源于百度和脑洞

双花涉及

没问题以下↓↓↓


给这一层的员工下达可以下班的指令,张新杰再次回到会议室,韩文清等人还在为如何应对危机而争论不休。但由于留下来的都是公司骨干,他倒认为这短短的几分钟堪称全天效率最佳。

研发部的宋奇英举手示意:“韩总,我有一个疑问。”

“直接说!”韩文清向来不拘泥于这些形式。

“我之前做过比对,两个项目的操作系统相似度高达60%。如果对方团队诉至法院,胜诉率将会很高,但不知为何他们没有选择这条途径?”

“你怀疑他们想要的是钱。”韩文清说。

“对。”宋奇英点点头,“源代码侵权在我国维权成本实在太高,他们可能有意于和我们私下和解。”

“这也是董事会的看法,但支付赔偿金等于把控制权拱手相让,要是他们事后选择曝光,霸图防不胜防。”韩文清恼怒地握紧拳头。

“干脆我们直接买下他们的创意。”林敬言说道,他是霸图公关部的核心成员,企业新闻发言人,为人温润得体,行事老奸巨猾。

韩文清沉默片刻,说:“他们还是新人。”

“年轻时受点挫折权当积累经验。”林敬言耸了耸肩。

“新杰,”韩文清把视线投向张新杰,“你怎么看?”

“如果我是游戏开发者,我最看重的不会是钱,而是机遇,一个吸引更多玩家的机遇。”张新杰答。

韩文清肯定道: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这次举报事件,说是威胁,未免太嫩了点,更像是一种变象谈条件。”

“老韩,你不会是想招揽他们吧?”林敬言惊讶地问道。

“如果是人才,就像张佳乐,霸图随时欢迎。”韩文清说。

“你这话千万别让张佳乐听到。”林敬言笑言。

“可是,董事们会同意吗?而且外包给X公司的项目要怎么处理?”宋奇英一脸担忧。

“小宋你啊太年轻,董事们只管盈利不管用人。至于X公司吗?”林敬言压低嗓音学着韩文清的腔调吼道,“都给我回炉重造!”

韩文清没有理会他的玩笑,进一步提议:“如果让两个团队合作或者就同一个项目展开竞争,能使霸图的效益最大化。”

“我明天去和对方团队的负责人预约时间见面。”张新杰记下行程,“对了,韩总,还有一件事。”眼看危机就要解除,张新杰想起张佳乐临走前交代的事,“一位叫叶秋的客人,来前台找你。”

“哦~~~”

室内的氛围因为这一句话立马冒起粉红泡泡。

他这几天忙于公务确实冷落了叶秋,本来对对方的那点猜疑早就磨灭干净,这会儿听到这名字,只剩下满心想要见面的冲动。

韩文清清了清嗓子: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说完又觉得这句话分量不够,补充道:“下次遇到这种情况,没有客人就直接给他放行。”

“他已经不再外面。张佳乐说他来找你的时候,正值我们在开会,他等了一个多小时,自己走掉了。”

韩文清眉头紧蹙:“他有说为了什么而来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张新杰说。

下一秒韩文清蹭地站起来,身形有些曲背,被林敬言拦下:“你的胃还撑得住吗?不如先去饭堂吃饭,人走都走了,在电话里聊也没差。”

韩文清权衡了一下,妥协了。

他们一行人来到饭堂就餐,因为股东大会的缘故,今天霸图饭堂的营业时间拖得无限长,即便是现在,近晚九点,自助餐还是热气腾腾的。

韩文清一边解决面前的土豆牛肉,一边试着拨打叶秋的号码。

然而不知是自己的手机出现问题,还是他的手机出现问题,这个号码永远打不通。韩文清气得快发飙,逼得坐他对面的宋奇英拼命把视线往反方向挪。

“哦?”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,“那个是张佳乐前辈吗?”

所有人都回过头去,果真是张佳乐,他点了碗鳝鱼米线,优哉游哉地吃着独食,对面坐着微笑地看着他的孙哲平,两个人的腿交缠在一起。

“前辈,你怎么没和孙前辈出去烛光晚餐?”宋奇英戏谑地喊道。张佳乐平日里跳脱得很,没有前辈架子,和他们这些后辈处得很好。

孙哲平代替塞满腮帮子的恋人回答:“我先吃了,等他。”

“太肉麻,太肉麻。”林敬言搓掉身上的鸡皮疙瘩,“情人节就是对我们这些单身狗一点都不友好。”

啪!筷子砸在餐盘上发出刺耳的响声,把众人吓了一跳。

韩文清目光锐利地盯着林敬言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“呃......我没有别的意思......”他越解释对方的脸色越阴沉,饶是林敬言也被压得生命不能承受,“我......”

道歉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脱口,对方一把捉住他的手臂,焦急地问:“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“2月14日,情人节啊。”林敬言老实回答。

话音刚落,韩文清拎起外套风风火火地闯了出去。

林敬言赶紧收回自己遭罪的手,居然真的被掐出一圈淤青:“我靠!这什么蛮力?”

这时,另一道极具怨念的眼神盯上了他和他的手臂。

“不对称。”

张新杰默默念叨。


韩文清把车钥匙插进孔里,在脑海中快速搜索着叶秋可能会去的几个地点。

金丝茶餐厅?不,他们当时闹得不怎么愉快。

中山电影院?那个公众号他也关注了,近期没有放映活动。

自己的公寓?对了他的公寓!

这是韩文清唯一能想到的两个人有交集的地方。

如果叶秋不在那里——韩文清挂档,踩油门,打方向盘,动作一气呵成——如果他不在那里,也会在某地,长夜漫漫,他总会找到他。

老天奈何不了一个从来不知道放弃为何物的人。

被堵在信号灯前,右边的小轿车几次想要变道,韩文清探头去看倒后镜,观察两车之间的距离,突然镜像中闪过一个熟悉的黑点。

他把玻璃降下来,定睛一看,这一眼直叫人火冒三丈——那个毛茸茸的发顶他百分之百确定是叶秋本人!那家伙居然敢一个人!!毫无防备地睡倒在星巴克里!!!

被逼违反一回交通规则,韩文清赶在小轿车变道之前横插到它面前,一踩油门,他的奥迪铲上了人行道。

下车,走近那面落地玻璃。

叶秋的脸被挤成一团,枕在手臂上呼呼大睡。不远处的拿铁,也不知道放了多久,连纸杯都泡软了,从杯底蜿蜒流出,沾湿了他的一小撮头发。

傻瓜,韩文清叹了口气,大踏步地走进店里。

“叶秋,醒醒。”他一边唤他,一边敲了敲桌子。

“老韩?”

揉揉眼睛,恢复神智的叶秋朝他扑过来,但在距离二三十公分的地方紧急刹车。他指着他,带点谴责又带点狡黠地仰起下巴:“又抓到你没有好好吃饭!”

韩文清看着拿铁顺着那人的头发一滴滴地没入锁骨,心里一软,抽出纸巾给人擦干净:“你自己吃过了吗?”

“哦~”叶秋两眼放光地看着他,“你是在约我吃饭吗?”

无视自己已经七八分饱的胃,韩文清点点头,迟疑地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:“下次不要再等这么久。”

“今天是情人节嘛。”叶秋舒适得眯起眼睛。


当然,今天是情人节,那就意味着,你不可能不排位就自动有饭吃。

韩文清亲自打电话给相熟的餐厅经理才预约到一张桌子。可惜又是一家和叶秋互相嫌弃的贵价餐厅。

他蔫蔫地趴在桌上装可怜:“老韩表示表示,这顿你请?”

韩文清瞪了他一眼:“向来如此。”

“那我要‘牛肉清汤配田园沙拉及意大利牛肉饺’套餐,谢谢。”叶秋点餐时嘴皮子倒是利索。

“单点一份‘沙锅炖菜’就够了。”韩文清说。

叶秋疑惑地冲他挑眉,嘴型比划道减肥呀,韩文清严肃脸不回应,任由他取笑。

“对了!”叶秋一个机灵坐起来,戳了戳韩文清的手背,“你们和X公司的矛盾解决得怎么样了?”

韩文清没想到他也在关注这件事,毕竟叶秋之前对工作话题总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。

他简要地说:“已经制定好应对的策略。”

“不是直接塞钱吧?”叶秋报以期待的眼神。

“这个属于霸图内部——”

叶秋打断了韩文清的话:“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塞钱?”

“不是。”韩文清否认道。

“漂亮!不愧是老韩!”

叶秋给他比了个赞,实际上,早在电梯里,他就对董事们那番趾高气昂的言论,心生鄙夷。

“工作话题到此为止。”韩文清事先预警。

“wow!你也有对工作说不的时候?”叶秋浮夸地捂嘴,“那我们要聊些什么?像正常人一样吗?”

叶秋口中的正常人指的正是他们周围的小情侣,挑今天这个日子出来吃饭的大多处于热恋期,他们要么卿卿我我,要么互相投喂,更甚者去个厕所就像演了一幕罗密欧与朱丽叶,拉拉扯扯不止,再相见还要来上一段隔空抱抱。

巍然不动的韩文清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叶秋,的确是其中最扎眼的另类。

把一切看在眼里,韩文清决心要改变,他一脸真挚地对叶秋说:“我们以后也像这样吧。”

叶秋怔了一下,见那对情侣终于实打实地抱在一起,便现学现卖地张开手,倾身抱住韩文清。

“没想到老韩你还挺闷骚的......”这句调侃,因为埋胸的缘故,更似调情。

韩文清被弄得虎躯一震,僵硬地解释:“我指的是一起吃饭......”

但他没有松手,非但不松,反而抱得更紧。他不得不承认,自宿醉那一夜,叶秋柔软的躯体横陈在自己床上,他就一直处于一种十分饥渴的状态。

五分钟以后,两个人堪堪分开,坐回彼此的座位。

不同的是叶秋的红晕尚在,而自己,得益于保护色一般的黑脸,可以泰然自若地拾起刚刚的话题。

“我们可以多点吃饭,交流感情。不过晚饭不行,我不能保证不再发生今天这样的情况。”韩文清说。

整理好思绪,叶秋提议:“不如就中午,我到写字楼下面找你蹭饭。”

“对我来说是很方便,”韩文清感到疑惑,“但是......叶秋你这么有空的吗?”

“对啊,”对方眨巴眨巴眼睛,看得韩文清警钟大作,也为时已晚。

他大喇喇地咧开嘴角:“我是你的全职男友嘛。”

一击,必杀。


分别的时候,韩文清执意要送他回家,叶修怕他真把自己送进虎穴,就拿全职男友的梗打趣了一路,顺利在地铁口被人扔下车。

“连来回路费都不帮忙报销,你的全职男友心碎了!”叶修公然叫嚣。

“闭嘴!快回去!”

倚在车门上的韩文清脸色相当地臭,但他坚持目送自己走进地铁口,冲着这股拗劲,不逗逗都可惜了。

叶修前进了一小段,回身抗议:“老韩你选的餐厅太烂啦,严重脱离群众路线!”

远处的韩文清比了个拉上嘴链的手势,虽然起手的位置低了点,在脖子附近。

叶修又心满意足地蹦了几步,扶梯口近在眼前,他真的有点舍不得让这个情人节过去。

“下一个情人节再不好好表现,哥就——”

“就什么——”

韩文清低沉的嗓音震荡着耳膜,他却没看见人,下一秒唇上一热,叶修才意识到自己在对方冲上来的那一刻,已经期待地闭上眼睛。

眼下的状况,连自我唾弃都做不到,他被韩文清的温柔裹挟着,心甘情愿地卷入其中。

这一刻的世界,单由厮磨、吐息和恋人的手臂支撑着。

两片唇依依不舍地分开,韩文清笑着拍了拍叶修的屁股,把人推向闸门。

“回家给我打电话。”他叮嘱道。


咔哒咔哒——

列车碾过电轨的声音规律得就像一段手机铃声在响起。

知道了,知道了。

叶修捂着耳朵站在通风口处吹着凉风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全职是假的,男友也是假的。

只有这个吻是真的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几个月太忙,不缓更不行了Orz


©九隘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