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被听见不是沉默的理由

【韩叶】不恋不婚 04

梗概:韩家和叶家相亲,两方选手,韩文清vs“叶秋”

有私设

异性&同性皆宜的世界

专业知识仅来源于百度和脑洞

没问题以下↓↓↓


叶修在闷热中睁开眼睛,撕下因为盗汗黏在皮肤上的被褥,因为这床被子,他做了一个自己被裹上锡纸放进微波炉里烤的梦,但对比往时那些让他一次次惊醒,久不能寐的幻象强太多。所以说,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扶着晕晕沉沉的脑袋坐起来,要不要考虑以后都把宿醉列为助眠方式的——

等等?

他的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敞了?

这明媚到晃眼的阳光是怎么回事?

还有他身上的衣服,他买过这种松松垮垮,下半身替祖国省布料的的卫衣吗?

......

哦草!!!

理智回笼,叶修瞬间一个鲤鱼打挺蹦下床。冷静,叶修,冷静。他默念着阿弥陀佛审视起眼前这个房间——床上没有人,床头没有内裤,地上没有用过的冈本001,干净整洁100分,完全不是一个酒后失身的犯罪现场。

“那个......老韩?”叶修推开一条小小的门缝,“怎么这么客气直接把哥请家里来了......”

没有回应。

“老韩?”叶修疑惑地踏出房门,地上铺有地暖这一点倒是方便了他这个光脚星人,他一路走到客厅,整间房子空无一人。

呵呵,居然敢让一个醉鬼独自在家,该说韩文清心太大还是人不行?!

嘴上埋怨,脚下诚实的叶修,趁着屋主人不在大摇大摆地闲逛起来——

木质的地板,木质的墙面,打开一处轻纱撩动的巨型落地窗;圆形的吊灯,灰调的转角沙发,隔着大理石中岛台和白色系的厨房遥遥相望;两房一厅还有一个能种点花草的阳台,感情韩文清是照着他梦中情房的图纸设计的自己的家。

叶修本着挑剔的眼光而来,反倒沉醉其中。

这时立在中岛台上的保温杯闯进他的视线。杯底压着一张便条,笔迹苍劲有力,一看就知道小时候写作文没少受表扬:“外出锻炼,蜂蜜茶解酒,趁热喝。”

他抱着杯子,跳上沙发,调整到一个舒适的坐姿,扭开来尝了一口,很烫,也很甜。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时间在这茶水的甜蜜中,在这柔软的沙发上,在韩文清的家里跑得特别慢,特别慢......直到咚的一声,他失脚把保温杯的盖子蹬了下去,才陡然清醒。犯规了哦,现在可不是睡回笼觉的时候。

叶修撸起袖子站起身,准备好好报答一番韩文清的不上收留之恩。

他能干什么呢?掐指一算,还真不多。

扫地拖地?人家有扫地机器人了,咱就别帮倒忙;打理花草?看看那些盆景的价格,人贵在有自知之明;晾晒衣物?洗衣机里倒真洗了衣服,不过是叶修自己的;最后被逼无奈的叶修大义凛然地站到了料理台上,心想,一份爱心早餐而已,以他的厨艺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。

结果一开冰箱,叶修傻眼了。

说是冰箱,其实更像一个酒水、饮料、营养冲剂、酸奶和各式水果的陈列柜,为数不多能填饱肚子的食物里划去过期的全麦面包、三文鱼片、腌制火腿、速食蛋饺,仅剩一盒鸡蛋和一捆西兰花存活......

饶是满嘴垃圾话的叶修此刻也陷入无语,你说就这饮食质量,肠胃能养好吗?他都开始怀疑,自己喝的那杯蜂蜜茶究竟有没有过保质期......

算了,与其瞎想,不如干事。

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后,叶修拿起三只鸡蛋打在碗里,手动搅拌开来,加入切成丁的西兰花、圣女果、鳄梨片和少许的盐,再度混合。

把锅放在中小火的燃气上加热,倒入鸡蛋和蔬菜混合液,均匀铺开,等第一层凝固后,用铲子自上而下,从后往前卷起,再倒入少许混合液重复铺开卷起的步骤三次,这样的鸡蛋卷尝起来才有嚼头。

饮料的话,就做简单的蓝莓奶昔好了,取一盒蓝莓,两罐酸奶,倒入搅拌机,完事。

等待鸡蛋卷恢复常温的过程中,叶修洗净了厨具,又把韩文清冰箱里所有过期食品打包清空,他才不愿意让自己辛苦做出的早餐和这堆垃圾共处一室。

最后帮鸡蛋卷和蓝莓奶昔包上保鲜膜,放入空空如也的冰箱。叶修看向墙上的钟,不多不少正好指向八点,于是大笔一挥留下便条,拎着大包小包的垃圾,功成身退。

退回,TM两腿间还凉飕飕的。

自己的裤子刚洗完是指望不上的了,叶修只好在晾衣架上选了条韩文清的篮球裤。没事儿,他自我解嘲,这下全身就配套了,妥妥的韩文清style。


再说韩文清吧,叶秋在他边上汗如雨下,辗转反侧,像条鱼一样扑腾了一整晚,弄得反倒是他这个屋主人被迫转移阵地躲到书房凑合一宿。在腰酸背痛中醒来的韩文清,更加坚定了以后绝对不能让叶秋碰酒,以及自己近来果然缺乏锻炼的想法,于是他给还在和周公打架的叶秋留了张条儿直奔健身房而去。

退回,韩文清心里总觉得不安,你说这人酒量这么差,不会醒来还醉着吧。他环视自己的小公寓一圈,不行,物似主人型,现在他这里对叶秋的撒泼抵抗力为零。

不能上去把人揍一顿,韩文清只好迂回泡了一杯解酒的蜂蜜茶,想象一下叶秋乖乖喝着茶等自己回家的场景,韩文清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,但他还是乐了,对于和叶秋接触后这种不自觉的笑,韩文清已经习以为常,但别人可能就有点接触不良。

但这一天,老天注定不能让韩文清尽兴。

他刚跑了个十公里,突然接到张新杰的电话。张新杰知道他难得休假,一般是不会打扰的,这会儿来电肯定是有要事。

果然,他刚一接起,张新杰长话短说:“韩总,年前外包给X公司的项目,内测的时候被人举报素材剽窃。”

霸图早年从游戏发家,做大做强之后转攻其他领域,裁掉了一部分冗员,他们中的一些人联合组建了X公司,长年负责承接市场上包括霸图在内的游戏开发商的外包工作。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问题,但从未出现不代表可以松懈。

“法务部的尽职调查干什么去了?”韩文清冷冷地问。

“我打电话确认过了,法务总监说,可能是底下的人一时疏忽。”

“要他们何用!”韩文清爆发了,第一批遭殃的是前来控场的健身房主管,因为害怕打击报复,硬是哆哆嗦嗦地给韩文清塞了张优惠卡。

“让法务总监和X公司的代表,九点钟前滚到我办公室面谈!”

明白这里不是能解决问题的场合,韩文清言简意赅地挂断电话。

当他拎着自己的外套,风风火火赶回家时,叶秋已经不见踪影。

蜂蜜茶,他开盖检查一番,已经喝完了,人也走得是时候。这叶秋虽然无时无刻不在集火,却从不会真正引火自焚,分寸感拿捏得恰当好处,让人忍不住说一句心真脏。

通过调侃叶秋,获得了一点冷静的韩文清,决定再接再厉开瓶冰饮下火,结果发现了叶秋粘在冰箱门上的字条:“→脸臭的来源←”

他一愣,打开冰箱门,果然,里面的过期食品都被人消灭殆尽。韩文清觉得这一刻自己的脸一定是红的,他不是故意要给叶秋留下邋遢的印象,主要是霸图有公司食堂,家里吃的东西他很少管。

不能多想,他伸手去够冰饮,结果又发现一张字条:“冰水伤肾,老韩不行。”

让脸红喂狗去吧,干死这个叶不羞!

喝水被否、煮早餐的材料没有、赶去食堂吃饭时间上又不允许,正当韩文清打算放弃的时候,他留意到冰箱某个超级隐秘的角落,一份卖相相当不错的鸡蛋卷和奶昔在朝他招手。

他怀着不可思议的心情,把它们捧出来,翻来覆去地检查,最应该有字条的地方,只有一份为他煮好的早餐。

果然,想叶秋从来不能镇定他的心。

韩文清被这个想法击中了,加热鸡蛋卷的手控制不住地抖。最终,他两三口解决掉那份早餐,冲了个冷水澡,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霸图。


十个小时以后,参加部队聚餐的叶秋刷到了一条让他目眦欲裂的朋友圈提示——他的混账哥哥躺在别人的副驾驶座,歪头睡得不省人事,还被人以一种圈在怀里的姿势拍了个正着。配文,重点来了,配文是:“叶秋,你口水流我车上了。”

啊啊啊,他的一世英名,毁于一谎!!!

趁弟兄们在闹,他偷偷溜到走廊,拨通了兴欣网吧前台的电话。

刚开始老板娘陈果女士还能念叨几句:“别老打这个电话找叶修,还让不让人做生意?”

但她很快听出电话那头的咬牙切齿,立马甩锅表示:“网管他已经翘班一整宿了,现在天又黑咯,还见不着人影。”

“不见了?”,叶秋不自觉地重复道,“那能麻烦你去瞧瞧他的行李还在你那儿吗?”

“行李?”陈果很疑惑,“他只身一人来的,除了自己啥都没有。”

叶秋一听就急了,要是这回再丢了哥哥,怕是他要一辈子被家里压得不得翻身。

这时陈果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呵斥:“上哪儿鬼混去了?无故缺勤,扣你工钱!”

“我这不是没有手机联系您吗?”叶修答。

“是不是叶修回来了,混账哥哥快来听电话!”叶秋大喊道。

“你快买个手机,你弟弟老是打这电话不是办法。”陈果吩咐,但想来叶修是不会听的。

“我工钱都被扣了,没钱买啊。”

油嘴滑舌,陈果撇撇嘴。上次叶秋来的时候她已经看出他们家身价不菲,支援一部手机绝不是难事儿,不过这么多天了,也只有叶秋一个人联系他,所以叶修是因为没有需要联系的人才不要手机的吗?陈果想到最后居然有些心疼。

叶修接过电话,那边立刻噼里啪啦传来一大串叫骂。

“你以为你是黄少天啊,慢慢说。”叶修抠着耳朵说道。

叶秋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人家黄少天现在是G市卫视体育栏目的金牌解说员,都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,在别人车里流口水的叶修同志你知羞吗?”

叶修笑了:“你又不混媒体,也知道黄少天?”

“混账哥哥你别打岔!我在跟你说照片的事儿,你到哪儿快活去了,居然敢夜不归宿?!”叶秋质问道。

“我到的地方多了去了,伊拉克、利比亚、也门、叙利亚,每一个地方都不快活。”叶修答。

叶秋被梗住了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一道弯能识破,两道就被绕晕啦?功力不行啊。”叶修低低地笑。

“你的那些破事我管不着,总之禁止拿我的脸当挡箭牌!我是我,你是你,一人做事一人当!”叶秋恼羞成怒地吼道。

叶修似乎有些累了,问:“老韩发了什么让你这么跳?”

叶秋气不打一处来,报了一串号码,说:“自己打电话去问!”然后就挂了。

“吵架了?”陈果有些担心。

“没事儿,”叶修点了根烟,“撒娇呢。老板娘我再借这台机打个电话?”

陈果立刻觉得刚才为这人担心心疼的自己是傻逼。


一阵忙音后,韩文清终于接了电话。

“叶秋?”

他那边听起来像是强行打起精神,该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?

叶修心想,但也只是引而不发,说:“你又知道是我?”

“陌生号码能打到这里来,只有你。”

看不出来啊,老实人也还蛮会说情话,叶修笑了:“你发了什么上朋友圈,我周围人都炸毛了!”

“周围人,是谁?”韩文清若有所思地问。

“就我的一些好友啊。”叶修打马虎道。

“......所以,你也会和朋友看电影,和朋友吃宵夜,留宿朋友家,给朋友煮早餐,还会把自己的手机交到朋友手里。”韩文清的声音变得很冷。

“老韩,你说话咋阴阳怪气的呢?”叶修听了觉得不妙。

“我那条朋友圈设置了分组可见。”


夜间训练结束,语音信箱收到一条留言。叶秋估摸是他哥的,即使心中不平,他还是勉为其难地凑近去听,叶修的嗓音平静无波,就跟报新闻似的:“消消气,他那条朋友圈设置了分组,别人看不见。你放心,哥不会叨扰你很久,马上就走了。”

叶秋再度点开自己的朋友圈,韩文清原来发的那条动态已经删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幅一看就知道是随手拍的夜景,并且倔强地把文字那一栏留白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~


©九隘 | Powered by LOFTER